九州现金手机版二战日本老兵“神风”特攻愚蠢是歪

2018-12-19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1945年3月20日,“神风特攻队”队在出发前合影。

  参考消息网10月16日报道 日本媒体称,“神风”特攻队的作战方式是愚蠢的。

  据日本《东京新闻》10月15日报道,1944年10月,受到美军压倒性优势追击的日军在菲律宾莱特岛海域发起了特攻作战。由零式战机实施的对敌舰艇撞击导致6000个年轻生命陨落。以特攻为主题的电影近来颇为热门,以零式战机为“旅游资源”的展览活动也在推进中。对于战后70年之际掀起的这股热潮,曾作为特攻队员在出发前一刻迎来终战的手塚久四感到一丝不安。他认为,使用活人代替炸弹实施的特攻绝对不应该受到美化。

  去年12月,在电影《永远的零》公映同时,位于茨城县笠间市的筑波旧日本海军航空纪念馆也落成开馆。在旧司令部厅舍改建的馆内,陈列着特攻队员们的手记、从所罗门群岛回收的一部分零式战机残骸、电影拍摄布景等等。前来参观的年轻人留下了很多感想,“我是看了电影后深受感动才来的”,“我喜欢零式战机”。

  “战争已经结束了半个多世纪,为什么今天又引发了热潮?”担任NPO法人“海神纪念馆基金”副理事长的手塚久四在8月出版的会刊中记录了自己的疑问。因为特攻作战的愚蠢铭刻在他的内心。

  1943年,正在东京帝国大学念大二的手塚加入了海军。1945年2月,他在谷田部海军航空队的讲堂内接受训示,“实施特攻或将迎来局面的大转折”,并被派发了特攻志愿调查表。

  很多同伴们大喊着“干吧”,但手塚却因为“明知道败局已定,不想就这样结束无法重来的人生”而痛苦。他深感“战争久拖不决必败无疑”。

  特攻志愿调查表中列出“热望”“希望”“否”三个选项。当时的环境不允许选择“否”,苦恼过后,他划掉了使用汉字的“希望”一词,代之以日语的“nozomu”一词。只是想以把“希”字去掉的方式表达些许抗拒之情。

  6月25日,特攻队员们开始准备本土决战。在北海道千岁机场进行的训练中,他们驾驶着零式战机从距离地面3000米的空中迅速俯冲,到400米时再迅速拉起操纵杆,时速达到500公里。进行这样的危险动作,特攻队员们更多依赖于直觉,一旦他们失败就会摔向地面,有名队员就在训练第五天坠机身亡。

  在驾驶零式战机开赴用于装载炸弹的观音寺基地途中,手塚获悉终战的消息,他用了很长时间才确信自己得以存活。战后一位曾经建议实施特攻作战的中将说,他自己也觉得特攻作战是邪门歪道。这种说法让手塚难以释怀,“为什么要做这种明知是脱离正轨的事情呢”?

  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等等动作是不是又要将年轻人裹挟其中呢?对此手塚久四有着深切的担忧,“我最想说的就是,不学习历史就会不断重复曾经的错误”。(编译/刘林)

  【延伸阅读】“神风”幸存者:年轻人不了解战争的恐怖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1945年3月20日,“神风特攻队”队在出发前合影。

  参考消息网8月15日报道 法新社8月13日发表题为《日本“神风”飞行员说年轻人不了解战争的恐怖》的文章称,“神风特攻队”飞行员上部丰(音)本该在近70年前就丧命了。是东京在1945年8月15日的投降救了他,让他得以避免数千名队友的命运,他们的自杀性使命是日本在二战最后阶段对胜利的顽固追求的主要体现。

  但在这位91岁的老人再次面临死亡时,他担心安倍晋三首相领导下的右倾政治转变以及最近一部美化“神风”使命的电影证明更年轻的几代日本人已经不了解战争的恐怖了。

  这名前海军飞行员在谈到当时被要求驾驶飞机撞向盟军舰艇时说:“那是疯狂行为——我不能支持美化我们的使命的想法。”

  他说:“如果我们的领导人都像安倍那样,日本可能再次参战。我将不久于人世,但我为日本的未来感到担心。”

  “神风”飞行员在战时的日本是英雄,他们以裕仁天皇和国家的名义牺牲自己的生命,这一行为当时被媒体登在头版头条。

  这支队伍是在二战即将结束时成立的,日本为避免盟军获胜进行了孤注一掷的努力。约4000人在执行任务时死亡,他们的行为令很多敌方官兵不寒而栗,虽然多数“神风”队员在到达目标前就被击落。

  至于有多少“神风”飞行员幸存,官方并没有统计数字,这支队伍基本上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当代教科书上也几乎对它没有提及。

  但今年早些时候,根据一部畅销小说改编的电影《永远的零》将这支队伍突然带回了公众的脑海中。

  在这部票房很高的电影中,一名高级海军飞行员拒绝参加一次自杀性任务,因为他答应妻子会活着回家。但他最终同意了这次死亡任务,托一名同事替他照顾家人。

  东京一名18岁的大学生中村釖(音)在看完这部电影后说:“我尊敬‘神风’飞行员们——他们为家人和国家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他还说:“‘神风’飞行员很酷。对这项使命进行批评是不对的。”

  香川弘造(音)对这样的讨论并没有多少热情。这位89岁的前“神风”飞行员拒绝从道德角度对那些使命作出评判,但他的脑海中如今仍然经常浮现出自己的战友白白送命的画面。但一直没有轮到他。

  他说:“不该由像我这样的幸存者来评判它(使命)是对还是错。但我仍在悼念我去世战友的亡灵。让他独自死去我很遗憾。”

  一个日本城市今年早些时候申请将“神风”飞行员的遗书列入一份联合国名录,这项并未成功的努力激怒了中国和韩国。

  安倍在7月份企图放松日本和平主义的战后宪法——它在世界很多地方一直是日本和平形象的象征,此举导致日本与这两个国家的关系更加紧张。

  这一意在扩大日本军队使用的里程碑式转变遭到民众强烈反对,有人警告说,在日本与其邻国陷于领土争端——争端引发了人们对于一场东亚冲突的担忧——期间,这可能最终使该国被拖入战争。

  文章称,二战结束69周年即将到来,日本政客也即将对靖国神社进行一年一度的参拜。这处位于东京市中心的树木郁郁葱葱的地方供奉着包括“神风”飞行员在内的约200万战争亡灵,但一些被判犯有战争罪的最高层官员也在其中,这令中国和韩国非常愤怒。

  安倍到访该神社,使地区关系陷入新低,并因为被华盛顿视为煽动性举动的行为而受到警告。

  在支持者看来,此举意味着爱国主义,但批评者称其进一步证明了安倍对历史修正主义的玩弄。

  浅野昭典(音)说,任何对日本战时历史的粉饰都是不当的。他正准备独自在家度过8月15日这天,哀悼那些再也回不来的人。这位85岁的老人曾是一支代号为“樱花”的臭名昭著的部队的一员。

  浅野说:“有关为什么我们当时听从命令以及为什么我们非得送命的问题没有意义——没有说‘不’的余地。”

  他说:“但那不是电影。我担心年轻人无法想象当时的情况——我所能做的就只有祈祷和平。”

  (2014-08-15 10:37:04)

  【延伸阅读】日本“神风”申遗的荒诞逻辑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朱超 发自东京

  2月4日,日本鹿儿岛县南九州市宣布,将二战期间日军“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书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为世界记忆遗产。

  该消息一出,令世界主流舆论深感震惊。众所周知,日军“神风特攻队”是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的化身,是日本发动侵略战争中丑陋的一面。而日本竟然好丑不分、善恶不分,为侵略者“申遗”,这是逆世界潮流而动的历史观与价值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月10日对此批判说,其实质是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挑战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成果和战后国际秩序。

  事实上,日本试图借“申遗”为侵略历史“洗白”已不是头一遭。今年1月,日本政府还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将“明治日本产业革命遗产群”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这些“遗产”中,包含有曾奴役中国和韩国劳工的矿区遗迹。

  在中韩联合推动“慰安妇”问题申遗的当口,日本提出为“神风特攻队”申遗,背后的意图十分明显,就是要在历史问题上混淆视听,试图否认侵略历史中所犯下的罪行。

  “太感动了,忍不住落下泪来”,“本年度最好的影片”,全场起立鼓掌……近日,观看《永远的0》一片后,许多日本观众作出如上反应。但是,这部以二战末期“神风特攻队员”为主角的电影,主旨绝非是展现战争残酷、人性美好。

  这部电影原著作者不是别人,正是近期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广播协会(NHK)经营委员百田尚树。其真实用意,与日本政府企图为“神风特攻队”队员遗书、信件申请世界记忆遗产一样,都是打着伪和平幌子,为军国主义招魂。非但没有启发民众反思战争,反而引发对敢死队员的同情甚至崇拜。

  借申遗“洗白”侵略罪行

  日本南九州市知览町,是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为了一举挽回冲绳战争劣势,展开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自杀式攻击的作战基地。当时日本政府按照“一人、一机、一弹换一舰”的要求,训练大量具有狂热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对美国舰艇编队、登陆部队及固定集群目标实施自杀式袭击。

  20世纪80年代,南九州市在“知览特攻遗品馆”基础上扩建市立“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总共收集有约1.4万份敢死队员的遗物。本月4日,该会馆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邮寄申请书,希望将该会馆收藏的遗书、信件以“知览来信”的名称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当天,南九州市市长霜出勘平手持申请书,向媒体展示,声称保存和继承在明知即将失去生命的极限状况下特攻队员留下的真实言辞是为了向世人传递战争的惨烈程度。

  旨在保护世界范围内正在逐渐老化、损毁和消失文献的世界记忆遗产计划,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每两年评选一次。每个国家在一个评选周期内,可推荐两部古籍文献。

  据日本文部科学省网站,为参加2015年世界记忆遗产评选,日本政府正在准备为京都东寺的“东寺百合文书”提交申请书,京都府舞鹤市也计划于3月中旬前提出“西伯利亚扣留和撤侨相关资料”。届时,日本国内教科文组织委员将审议筛选出两个候选者。不管“知览来信”最终能否代表日本参加评选,或者说能否从地方政府支持上升到获得中央政府认可,其背后隐藏的混淆战争性质,美化侵略行径的倾向都不容忽视。

  纵观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入选的尽是法国《人权宣言》、荷兰《安妮日记》这样的文献瑰宝,再回顾“知览来信”众遗书,大量充斥“玉碎”、“报君”、“尽忠”等军国主义字眼,它的申遗是对世界记忆遗产的亵渎。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借文艺作品给日本年轻人洗脑

  尽管充当侵略者“人肉炸弹”的行径为他国人民所不齿,但在日本国内,却不乏为其歌功颂德、树碑立传的作品。从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担任编剧的电影《吾为君亡》,到当下热销小说《永远的0》,竟然都把特攻队员描绘成为守护所爱之人而慷慨赴死的悲情英雄。

  去年12月3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特意观看《永远的0》同名影片,之后大赞不止,称“深受感动”。记者看到,这一电影自去年12月21日上映,至今已有超过8周时间,依然占据各大电影院黄金档,即便非休息日上座率也达7成以上,累计吸引近600万人观看。

  《永远的0》的作者百田尚树,一直是安倍的后援团成员,同时也是安倍的家庭教师。为了报答他在关键时刻的国家主义作品,安倍任命他为NHK经营委员,试图干预报道的意图十分明显。然而出任日本最大广播机构高层后,百田却大放厥词,在支持东京都知事候选人田母神俊雄的演说中声称南京大屠杀“并不存在”。

  《永远的0》小说发行量超400万册,读者以50岁以上占大多数。改编成电影时,选择人气偶像明星冈田准一、三浦春马担当主演,一举在年轻人中也打开市场。然而对于世界观、价值观还未完全成熟的年轻人,贯穿爱情与悲情的这部影片“洗脑”效果十分明显。

  日本雅虎网站对《永远的0》影评中,不少网民留言“太感人了”,“没有牺牲精神的人是不会理解的”,“如果再有战争,我也要上战场”。借助文艺作品唤起日本人的民族主义精神,巩固军国主义民意基础,这种手段甚至比百田本人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更为高超。

  伪装为“受害者”、曲解“和平”

  在“知览会馆”网站卷首语上,有这么一段话:“我们非常感恩这些敢死队员及战死在各个战场上的众多牺牲者,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和平的日本。”

  这与安倍去年12月26日参拜供奉有14名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后,发表的“实现永久和平誓言”有同样的逻辑。后者说:“日本现在的和平与繁荣,并不仅由今日之人们缔造,还有那些祈祷着心爱妻儿的幸福,思念着养育自己的父母,而倒在战场上的人们。”从这些标榜“和平”字眼的漂亮文字里,我们不难发现日本右翼的虚伪之处。他们处处强调战争是为了和平,为了亲人更幸福的生活,但绝少提及发动战争、摧毁和平的就是他们自己,以及为别国造成的苦难。

  如果留意日本著名的“反战”作品,会发现绝大部分都建立在强调自己是受害者基础上。诚然不能仅仅因为参与过侵略战争就否定参战者身上的善,他们在战争中遭受的不幸,以及他们与战争受害者共同的人性,但是痛定思痛,更应当做的是让那些为战争负有责任的人永远蒙羞。

  记者曾采访过日本学生,其中大多数人对日本侵华历史几乎一无所知。据他们说,日本历史课本对江户时代(1867年)以前的历史介绍颇为详尽,但明治维新后就变得很简略。“卢沟桥事变”、“南京大屠杀”都仅以一个名词带过,没有任何详细介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日本政府策划偷袭美国军事基地的“珍珠港事件”,却获得大量篇幅和褒奖之辞,作为日本的一次重大胜利载入日本历史课本里。

  在把那些“特攻队员”吹捧上天的同时,日本政府是否真正关注过他们的内心,他们中有多少人自愿牺牲性命,充当军国主义炮灰?曾在太平洋战争中作为二等兵赴战场的读卖新闻集团会长渡边恒雄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说,特攻队只不过是被带到屠杀场的家畜,“神风特攻队员高喊天皇万岁并兴高采烈进攻的说法是谎言”。

  在写给家人的遗书中,我们看到了一些神风特攻队员的内心独白。“‘至少我们是英雄’——我们拼命地用这种念头欺骗自己。”“我并不是自己打算为天皇去死的,有人替我做了这个决定!”“什么是爱国?几百万人为了另外几百万人而被剥夺生命与自由?”——佐佐木,1945年4月死在自杀飞机上,终年22岁。

  (2014-02-21 14:56:17)

  【延伸阅读】外媒:日本欲为“神风特攻队”队员遗物申遗

  中新社北京2月4日电 东京消息:日本鹿儿岛县南九州市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4日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递交申请书,希望将该会馆收藏的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书、信件等333件物品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南九州市市长霜出勘平出席了当日的发布会,还向媒体展示了申请书。他表示,此次申遗的是写有队员名字或部队名字的书信,确认是队员们亲笔写给家人的信件。

  日本鹿儿岛县南九州市的知览村是神风特工队的大本营,“知览特攻和平会馆”一共收藏了约1.4万件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物。据《日本时报》报道,这批信件将以“知览来信”的名称进行申报。

  1944年,日军为挽回在太平洋战场上连遭惨败的局面,组建所谓的“神风特攻队”,对美国舰队等目标实施自杀式袭击。其成员大部分是具有狂热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

  2013年12月3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观看了描绘神风特攻队的影片《永远的零》后声称,电影让他“十分感动”。这一言论引发外界争议。

  长期以来,日本右翼势力一直试图篡改历史,美化日本二战侵略行为,其中就包括混淆视听,美化神风特攻队”,把队员描绘成“为国英勇献身的英雄”。

  英国《卫报》等多家媒体此前曾披露,有“神风特攻队”的幸存者表示,他们中的一些人当年是被迫参战的。

  世界记忆遗产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献保护项目,旨在保护世界范围内正在逐渐老化、损毁和消失的文献记录,每两年评选一次。法国《人权宣言》和荷兰《安妮日记》等299件文献现已登记在册。

  值得注意的是,与日本同为二战战败国的德国申请的世界记忆遗产全部为科学文化艺术类,没有一件与二战有关。(完)

  (2014-02-04 21:49:00)

  【延伸阅读】狂热与自我毁灭的代名词 透视日本神风特攻队

  据英国广播公司日前报道,日本希望通过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神风敢死队员的信件世界遗产称号的方式来永远铭记这些队员。神风敢死队指的是二战期间日军的一群年轻人,他们驾驶着飞机撞向盟军的军舰。?如今,神风特工队这个词已经成为与疯狂、狂热和自我毁灭相同的词。他们的所作所为令人难以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呢?是什么原因导致成千平常年轻男子自愿自杀呢??在日本中部城市名古屋城郊一座舒适的房子一位老人。他个子不高,但却充满活力,穿着整洁。?89岁高龄的Tadamasa Itatsu目光炯炯有神,握手也很有力。很难想象这位开朗的老人曾经是神风敢死队队员。?1945年3月,Itatsu只是一个19岁的飞行员。当时许多美军和英军的战舰和航母正驶向冲绳岛。他的长官让他自愿加入日本声名狼藉的“特种攻击”部队。?“如果冲绳被入侵的话,那么美国空军将把它作为攻打日本本岛的基地。”Itatsu说,“因此,作为年轻人的我们必须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在1945年3月,成为神风特攻队一员是件平常的事。我们所有人都被要求自愿加入。”?Itatsu家仿佛就是他逝去战友的祠堂,家里的墙上挂满了模糊的照片,照片上是穿着飞行服的年轻人。在谈话过程中,BET8娱乐平台,他一次又一次地说到同一点:这些年轻男子不是狂热分子,他们只是相信他们的义举能够让国家免于灾难。?“常识告诉你,你只有一次生命”他说,“那么你为什么要舍弃生命呢?为什么乐意如此呢,九州博彩官网下载?但在那个时候,我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自愿如此。我们要化身战士,阻止即将到来的侵略。我们的意念鉴定,毫不犹豫。”?Itatsu没有死去。当他向南朝他的目标飞去时,飞机引擎坏了,他不得不在海上紧急迫降。之后他返回部队,但他还来不及再执行任务战争就宣告结束。?1944年10月的莱特湾海战中,一架神风特工队飞机撞向美军战舰。?之后的好多年里,他对这段过去绝口不提,并对自己的幸存感到羞愧。他表示自己常常想着自杀,却鼓不起勇气。?到了20世纪70年代,他开始寻找逝去战友的家人,向他们要战友寄回家的书信和照片。他收集的物件构成神风特攻队书信的核心部分。?这些书信是用黑色的毛笔书写而成的。他小心翼翼地在桌上展开其中的一张,然后开始读了起来。?“亲爱的母亲,我很抱歉在我死前再也无法给您尽孝了。但是,作为一名为天皇而死的战士我感到至高无上的荣耀。请您不要为我难过。”?还有很多类似的信件。这些信件似乎证实:日本整整一代的男子曾经被洗脑到要自我牺牲,对天皇盲目服从的程度。?但其他信件则反映了神风特攻队的少部分人对国家的宣教并不相信,有一些人甚至反对日本的作战行动,必威官网下载。?其中最特别的一封信来自一位名为上原良治的年轻中尉。?“明天,一位民主的信徒将离开人世”他写道,“他看起来也许孤单但他的心却充满满足感。法西斯意大利和纳粹德国已经被击败。独裁主义就好像一栋基石残破不堪的建筑。”?世界应当了解神风特攻队信件的哪些内容,以及这些信件应当被授予世界遗产的称号吗??Itatsu认为无疑应该授予。他称这些书信为“传给后人的宝藏”。令人惊讶的是,即使经历了战后70年的时间,他对于发生在自己和战友身上的事情并没有反思。?“我从未后悔过,”Itatsu说道,“那些牺牲的人是欣然赴死的。我那时认为活着反而是种不幸。我真的渴望与我的战友一同牺牲。可是,我得集中精力努力保存他们的历史记忆。”?在对待战争历史问题上,日本存在巨大的问题。许多政客和媒体人依然频繁地支持荒诞的历史修正主义观点。这种观点认为日本不是战争的作俑者,所谓的南京大屠杀也从未发生过,而成千上万所谓的慰安妇则是“自愿”成为日军性奴的。??在大战接近结束之时,对日本城市的大量空炸,特别是在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攻击使得建构日本受害者形象的叙事成为可能。到目前为止,日本是唯一一个受到原子弹攻击的国家。对东京的大轰炸在一夜之间就造成了至少10万平民的死亡。当我们在谈论这些惨状时,常常遗忘或是忽略了它是如何发生的。??同样,铭记年轻神风特攻队队员可怕牺牲的这种渴望是可以理解的。经常被我们遗忘的却是这样一个问题:“这悲剧是如何造成的?”??(来源:中国日报网?欧叶?编辑:信莲)

  (2014-03-10 10:03:17)

(军事)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